快捷搜索:  as  test    www.ymwears.cn  xxx  1111  情深缘浅  as and 1=2-- -

厦门一在校女大学生与签约经纪公司起纠纷 被索赔30万!案子怎么判?

漫画/刘哲姝

台海网6月5日讯 据厦门晚报报道 小婷(化名)是厦门市某高校在校生,她与经纪公司签约成为演习生,有一次她咨询解约事件,却被公司认定为单方面解约。公司提索赔。近日,思明区法院作出一审讯断,驳回经纪公司的诉求。今朝案件仍在上诉期。

【公司】按协议有权请求1000万,现只要她赔30万

经人先容,2019年7月15日,小婷与厦门某经纪公司签订了《演习生独家孵化协议》,条约刻日为一年。协议约定,由经纪公司供给歌唱、跳舞、形体、演出、化妆及有关的专业指示办事,是独家排他性的娱乐演艺业包装办事及经纪治理相助。别的还约定,在经纪公司没有任何违约的状态下,小婷无前提提出解约,则应向公司支付赔偿金1000万元。若该赔偿金还不够以增补经纪公司的丧掉,保留追偿的权利。

经纪公司起诉称,2019年8月13日,小婷向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提出解约。此后仅支付了跳舞声乐培训费2500元。根据协议,公司有权请求小婷支付赔偿金1000万元,现按30万元计,哀求法院讯断小婷支付违约金。但经纪公司没有提交响应的证据来证实30万元的丧掉。

【门生】微信谈天记录为证,我只是说“假如要解约”

而小婷的代理状师在法庭上表示,小婷从未向公司提出解约,当时是由于进修上的冲突,与公司协商办理的措施。根据小婷提交的课程表,每周6天的练习从上午8点开始,到晚上10点停止。而小婷照样一名在校生,学业将受到影响。

因双方各不相谋,微信谈天记录成为关键证据。8月13日当天,小婷在微信中说:“假如我要解约,我是说假如,近来一周的培训费等其他用度我是必然会交的……”而经纪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回覆:“假如你要解约,是必要补交包装办事费的,这点你也很清楚。”小婷回:“嗯嗯,以是说是假如。”

法院一审觉得,演习生独家孵化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,依法应认定为合法有效。但小婷在谈天记录中只表达了“假如我要解约”的意思,并未明确提出解除条约。经纪公司的主张与事实不符,不能够依据协议中“无前提解约”的情形来要求小婷支付赔偿金。法院一审驳回了经纪公司的诉求。

昨天,记者联系上小婷,她说,讯断之后,公司向她发出看护,要求她回到公司,继承练习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